所在位置:佳酿网 > 金沙评论 >

茅台传:能毁灭它的只有这个伟大时代

2017-11-29 08:19  中国金沙新闻  佳酿网  字号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参与评论  阅读:

站在今天的角度看,茅台酒差不多是史上最不“奢侈品”的时候。

1988年国家刚放开15种名酒价格时, 茅台酒由21元猛升到150元—300元,相当于大学教师平均工资的二倍。如今茅台酒零售价一千三,不到我国城镇居民平均半月收入。

伴随着价格的平民化,茅台的政治标签也在慢慢剥落。从国酒、官酒到今日的民酒,茅台花了整整六十多年才跨出这一步。

纵观茅台的历史我们会发现,茅台神话崛起的整个过程,其实也伴随着茅台身份的一路蜕变:从一开始受制于权力,到依附于权力,最终试图挣脱于权力。

成全它造就它的,是这个处于大变迁的伟大时代。反过来说,能毁灭它的,亦只有这个伟大的时代。

01、特供时代

1990年,北京两会,一位国家领导人握着茅台酒厂厂长邹开良的手, 关切地询 问,“酒厂情况怎么样?”

这位文弱清瘦的“农二代”挺直腰板说:“很好!去年产值、质量、销售、利润等指标都创历史最好水平。”

这个看似轻松的回应,背后其实充满了心酸。因为一年前,他掌舵的茅台酒厂刚遭遇了史上最大危机。

1989年,国内吹起倒春寒,中央抽紧银根,背负着1500万外债的茅台酒厂资金链断环了。闻名海内外的茅台硬是贷不到一分钱,也拿不到国家的粮食指令性调拨计划,工厂奇缺原料,已停产一个多月,酒厂奄奄一息。

要知道,茅台与当政者颇有渊源。从1949年开国大典、抗美援朝胜利、原子弹实验成功,到中国重返联合国、中美建交……它都是见证者和参与者。

30多年前,邹开良的一位前任为了响应中央增产节约的号召,想改用二锅头工艺酿茅台,朱德直接一个电话追到贵州省委书记,吩咐“一定要按传统工艺保证茅台酒的质量,这是政治性的任务啊”,最后那个一把手被降级调走。

1972年,喝了几十年茅台的周恩来于全国计划工作会议上专门下令:在茅台酒厂上游100公里内不能建厂,更不能建化工厂。以至于赤水河到今天都是长江中上游惟一一条未被开发的一级支流。

这个酒,恐怕是全中国除红旗轿车之外,最为独一无二的产品了吧。

不管怎么样,邹开良都不能让这个有800年历史的牌子栽在自己手里。他左思右想,却一时半会没主意,心急如焚。

当时,上海、深圳的证券交易所还没有开闸,虽说股票交易市场已经起步,但许多人都还一片懵懂,对这个新生物冷眼相待。即便茅台这个老国厂能“秒”变股份制澳门金沙,顺利发行股票,也会面临卖不动的死结。

沈阳金杯客车厂就是一个例子。为了挽救这家频临破产的国企,快60岁的掌门人赵希友跑到国家体改委的大院里贴布告,一天仅仅卖出2.7万股;万科向社会发行2800万元新股,每股1元,王石还要带队到深圳的闹市区摆摊设点,甚至跑到菜市场跟大妈们一起吆喝。

对日后不可一世的茅台来说,当时的资本市场好比沙漠上的海市蜃楼,看得见却摸不着。邹开良唯一能做的,大概就只有内部集资了吧。

他打开工厂大喇叭,以革命的热情动员全厂2300多名职工,第一季度征集到25 万元。当时“烟草大王”褚时健每月工资不过480块,25万算是一笔巨款了,这笔钱,邹厂长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总算是解了酒厂燃眉之急。

其实,这次危机不过是茅台过去几十年的一个缩影。在整个计划经济时代,茅台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国字号的茅台酒厂脱胎于成义、恒兴、荣和三间酒房,初期的年产量不过60吨。由于物资普遍匮乏,茅台全部特供,主要用于外交和盛典,是实质意义上的“国酒”。普通人别说喝一口,就是见都没见过。

那年头,国家实行统购统销,酿酒就是给国家做贡献。酒厂每产一吨酒只赚60块钱。等到1985年3月邹开良正式接棒成为茅台掌门人时,该厂亏损年份超过16年。

对于中国白酒行业来说,1985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。除了邹开良外,邻省的五粮液酒厂迎来了他们的新厂长,新厂长叫王国春,毕业于重庆大学机械系,比邹开良整整小13岁。茅台与五粮液的故事,就是从那时拉开帷幕的。

1980年代中的中国,国内金沙正是群雄并起,人头马、大将军等洋酒趁着国门打开,在沿海登陆正攻城略地。

此时大陆的财政体系早已转向“分灶吃饭”,地方财政包干。受到酿酒行业的高利税诱惑,尽管中央曾划出400万吨白酒产量的红线,但各地依然是“工农商学兵, 行行办酒厂”,很有点后来全民搞房地产的架势。

据说1990年,白酒行业有上千万人,大小酒厂三万多家,酿酒每年要消耗一个江西省的粮食总产量,酒产量可以灌满三、四个西湖,而此时中国尚有8500万贫困人口吃不饱饭。连《人民日报》都疾呼“1200万吨粮食被喝掉了” !

当时,山西杏花村汾酒是带头大哥,产量常年冠绝13种名酒。电视上叫得响是“秦池”。而茅台,还是一个作坊式的工厂。它的年销售额刚突破1亿元没多久,年产量不过一千多吨,连参评“国家一级企业”都没通过。

不过,有“国酒”这件黄袍加身,邹开良并不发愁。1990年代的中国远未告别旧有体制,连带着茅台也长期处于“计划加批条”的经营状态,只有生产环节,没有市场网络。依托于30多个省级糖酒澳门金沙和少数关系户,它真就能酒香不怕巷子深。

这种一条腿走路的模式,既是茅台起家的温床,也是日后拖曳它前进的枷锁。

关键词:茅台 酒文化 酱酒  来源:智谷趋势  韩一城
(责任编辑:程亚利)
  • 上一篇:豫酒振兴要从提升现状开始
  • 下一篇:白酒行业复苏 名酒阵营大变局
  • 商业信息
    博聚网